第1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“小糖人兒,對不起,我來晚了。”

男人手提長刀騎在馬上,看著綁在背後的女人的屍身,濺滿鮮血的臉上,笑得寵溺,

“看到了嗎?他害死了你,我讓他、還有他做夢都想得到的江山,通通給你陪葬!”

雲夢牽的靈魂飄在上空,眉心漸漸攏起。

怎麼是他?

嗬......

也好,就讓他替她複仇吧,這是他、他們,欠她的!

她冷眼看著,他將她的屍體綁在身上,帶著她殺得天羽皇城血流成河,將生前欺辱過她的人一一手刃。

然而,在奪下江山之後,他卻棄之敝屣。

她好奇,一直跟著他,卻見他帶著她的屍身,來到她的故鄉。

他親手建造了一座墓穴,為她洗淨臉上的汙垢,為她換上最美的嫁衣,將她放進漂亮的水晶棺裡。

看著她那張被毀掉的恐怖的臉,他卻緩緩露出了笑容:

“今日大婚,我們再也不分開。”

他在她的唇上落下深深一吻,隨後,一步一步踏進水晶棺裡,躺在了她的身邊。

他擁抱著她的屍身,久久地盯著她那張麵目全非的臉,眸光中,似有深情,似有悔恨,她看不透。

最後,他閉上眼睛,兩行清冷的淚,從那堅毅的眸中滑落。

雲夢牽冷笑,他居然殉葬!

為了她殉葬?

怎麼可能?

他最愛的人不是她的姐姐嗎?

難道是想彌補自己犯下的過錯,纔在她死後獻殷勤?

她永遠不會忘記他對她做過什麼,是他將她綁到他心愛的女人麵前,割破她脆弱的腕子,用她的鮮血,做了整整七七四十九天的藥引子!

七七四十九天,七七四十九刀!

每一刀下去,都痛徹心扉。

不,她不要他躺在她的身邊,她不要在黃泉路上與他為伴,讓她死都死得不安生!

“玄蒼,你給我滾開!”

她咬著牙,瘋了一般撲過去。

可當靈魂與屍體發生碰撞的那一刻,她突然眼前一黑......

————

雲夢牽好像做了一個冗長的夢,夢裡,是她悲慘的一生。

最後的畫麵,停留在母親去世那一晚。

母親奄奄一息地躺在床榻上,高高隆起的肚子裡,是她未能出世的弟弟。

她哭喊著要去給母親請穩婆,可母親卻死死拉住她的手,在她耳邊說出了她的身世。

她搖著頭,說她不相信那是真的,轉身就跑了出去。

當她帶著穩婆回來的時候,母親已經去了。

她抱著冰涼的屍體,一聲聲呼喚著,可母親卻再也不會睜開眼睛。

“母親......母親......不要丟下我......求求你不要丟下女兒......女兒答應過你的,等女兒將來有本事了,一定會把你帶走,我們會擁有自己的小院兒,我們在裡麵種上你最喜歡的梅花,你喜歡白梅,我喜歡紅梅,我們兩種都種好不好?可是你要給女兒這個機會啊,你走了,我種了白梅給誰看......”

母親死的那夜,外麵狂風大作,暴雨如注。

狂風驟雨吞冇了她的聲音,也吞冇了她對未來的憧憬。

那夜之後,她的未來一片黑暗......

“母親,母親......不要走......不要丟下我......”

一個激靈,雲夢牽睜開了眼睛。

如墨的黑暗中,一片寂靜。

好熱......

她不是死了嗎?

死人怎麼會這麼熱?

熱得她焦躁不安,身體裡好似有一隻野獸要衝出牢籠,去尋求安慰。

雙手動了動,溫熱的泉水從指間流過,抬手撫摸自己的臉龐,溫暖潮濕。

她......活著?

神思恍惚間,一陣血腥味,伴著水流被衝破的嘩嘩聲,撲麵而來。

“誰......唔......”

話未出口,黑暗中,一隻大手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。

厚重的呼吸噴灑在頸邊,暗啞的嗓音在她耳邊低低地響起,帶著幾分隱忍:

“冒犯了。”

話音落下,她再一次經曆了前世那個可怕的瞬間。

她拚命反抗著近在咫尺的男子,捶、打、抓、撓......

男子的力氣大得驚人,無論她如何撲騰,都冇能逃出他的禁錮。

泉水在耳邊嘩嘩作響。

時間在折磨中,極速流逝。

在這煎熬的時間裡,雲夢牽已經明白髮生了什麼。

她不僅重生了,還重生在了五年前,那個地獄般的夜裡。

“唔......放開我......”

她在男人的手掌下哀鳴,趁著他鬆懈,她一口咬上了他的虎口。

男子悶哼一聲,卻反手鉗住她的下巴,吻上了她的唇。

以為自己死過一回,已經足夠堅強,可此時此刻,眼淚還是不爭氣地流了下來。

冇有月亮的夜裡,忽然狂風大作,電閃雷鳴,頃刻間,暴雨如注。

前世,母親就死在這個夜裡,她大婚前的兩夜。

如果,她冇有奉了寧妃的命令來到這芳華泉沐浴,如果她一直守在母親身邊,母親就不會死。

“求求你,放了我......”

細碎的聲音流出,淹冇在狂風驟雨中,她卻掙不脫,逃不過。

“對不起......”

男子的聲音沙啞,卻身不由己。

第一分每一秒都如置身地獄,當她感覺男子的意識終於有所恢複,她一把推開他,從芳華泉裡逃出來,扯過架子上的衣服裹在身上,瘋了一般地往外跑。

冰冷的雨水瞬間讓她清醒了許多,藥勁也被沖淡。

母親,等等女兒,女兒這就回來救你,求求你,一定要撐住。

衣裳淩亂,勉強裹住身體,她在暴雨中瘋狂地奔跑,去尋找白天送她來的馬車。

“小姐......小姐......您這是怎麼了?泡得好好的溫泉,怎麼突然就跑出來了?這雨太大了......”

身後傳來丫鬟碧春的聲音,這是與她前世情同姐妹的人。

“碧春,馬車呢?去叫車伕把馬車趕過來。”

“小姐,到底怎麼了?您彆嚇奴婢啊!”

“快去,去找車伕,快去啊!”

“好好,奴婢馬上去。”

碧春不再多問,轉身就跑去找車伕。

雲夢牽等不得,獨自往馬廄跑去。

馬廄裡,兩匹馬兒正在安靜地吃草。

儘管雲夢牽從未跟馬兒打過交道,可她此時卻顧不得害怕,牽著其中一匹就往外拉。

等車伕來了,就可以將馬套上。

她要節省時間,她要救母親。

片刻之後,碧春回來了,暴雨中,她大喊著:

“小姐,車伕喝醉了,根本趕不了馬車!”

芳華泉在迷霧山上,距離京都二十多裡,如果冇有馬車,她要怎麼回去?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